• “突破者”韩延
    发布日期:2021-11-23 05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上映一周后,《动物世界》斩获了超过3.5亿的分账票房。这个成绩多少有些可惜,它与导演韩延的野心并不完全成正比。但数字不代表一切,影片在豆瓣得到7 .4的高口碑,在代表专业影评人的“影向标”评分6 .4,稳稳进入年度国产片前五。

  《动物世界》在华语电影商业类型探索和工业化落地方面,令人眼前一亮,这一点已经获得行业内外的认可。它成功构筑起了类似《饥饿游戏》、《哈利·波特》等好莱坞大片的宏大世界观,漫改打破了次元壁且一帧一帧切实落地,技术和画面上也足够高级好看,还有“流量小生”的突破表演,可以说导演韩延拍出了一部与众不同的国产电影。从小而美的爱情片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到类型丰富的商业片《动物世界》,我们看到了一个愈发清醒且执行力彪悍的商业类型导演韩延。在《动物世界》路演宣传期间,我们也和他具体聊了聊电影的改编、项目的落地以及电影的受众——这些环节也恰巧是过往国产电影承受成吨吐槽的点。采写:南都记者刘平安

  《动物世界》改编自福本伸行的漫画《赌博默示录》,原著相当二次元(比如主角爱掩面哭泣,大Boss相对标签脸谱化,开脑洞时大量的画外音),登船者的核心驱动力是物质金钱。来到《动物世界》,世界观架构和人物故事线还在,但增添了血肉和经络,更为关键的是,它避免了改编外国IP常有的“违和感”。可以说本土化的改编—或者用韩延的话来说是“在电影中落地、连通观众的共鸣”—正是《动物世界》的最大亮点。例如放慢节奏介绍郑开司的困境前史、加入和刘青青梅竹马的感情、具体化同“发小”李军的关系等等,人物的架构得以更丰满、结实。

  “二次元和电影在叙事、人物塑造、细节渲染等方方面面都不相同,我不认为电影可以直接用漫画的分镜头拍摄,包括筹备、技术储备、演员遴选等都是需要重新构筑的。”韩延如是说。最终,郑开司成为了唯一视角,而出于导演个人的喜好,主题更多落脚在“人性的角力”而非金钱世界,而“这个男孩能否成功下船”成为了始终牵动观众的主线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赌博的逻辑相对变得不那么紧要;而大B oss安德森的戏份也被大段删减,因为于主线而言,赌局背后的世界会分散观众的注意—韩延曾为安德森一角写过万字小传,这个人物的具体三观,将留待续集揭晓。

  此外,在具体戏份的落地上,韩延也做了很具体、实在的落地。在影片上映前,《动物世界》最先火的是动态预览的视频。在好莱坞,影片的惯常做法是将分镜交给动态预览公司制作动态预览,然后再传接给特效公司。但,韩延认为本土的分镜师可能还未到达如此的专业精细度,他选择了自己的团队用手机先拍演示视频,包括地铁打斗戏、极速飙车戏等。这除了极大减少沟通的成本,也让故事能够最大限度地按照他的想象来实现。观众都看得出《动物世界》在特效方面很烧钱,背后加持的维塔工作室(代表作《魔戒》系列、《攻壳机动队》等)、R SP(代表作《X战警:逆转未来》和《X战警:天启》的两段“快银”个人秀)也有不少人知道,不过最终操盘的是韩延。如此对工业流程强把控力,在国内导演和项目中实属少见。

  不难发现,韩延的《动物世界》渴望抓住最广泛受众的野心。韩延认为中国观众非常特殊,《复联》等好莱坞大片和中小成本电影都能被人所爱,观众“垂直分类不明确”让他想“照顾更多人的感受”,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定义《动物世界》是“混合类型电影”,突破国产电影在密闭空间内的花样。

  第一幕是爱情戏,毫无疑问韩延驾轻就熟。登船前,有飙车追逐戏,这一幕的拍摄极为惊险,跟拍车和设备紧贴摩托车,但这能让“观众最直观体验到速度感”。接着登船后的博弈戏份,即撑起大半部片子的石头剪刀布。除了在故事内容上增强反转,尽管观众可能并未发觉,韩延在技术上也做了许多“适应中国观众”的努力:算牌没有一笔带过(因为中国人数学太强大了,马虎不得),相反把三颗星十二张牌的规则C G具象化;通过3D技术突出“牌”,抓住观众的视线。接着是小丑开爆地铁的高燃戏,情绪飙升至最高点。

  要达成对最广泛观众的“操控”,离不开充足制作周期的精打细磨。相比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,《动物世界》的后期时间长达一年,“我可以不停地和观众交流,然后不停剪辑、修正,甚至可以细致到医院墙体的颜色—这个墙我们刷了三次,每个细节都能考虑得更周全。”

  在韩延看来,“跟观众该保持怎样的距离”是做商业片的终极命题之一。是拥抱吗?又或者跟风、迎合?韩延都不认同,他说自己更强调一种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分寸感和距离感”,面对新生代的、迅速年轻化的观众,这将会是他未来十年在电影中极力探索的东西。

  在《动物世界》中,韩延运用了大量的升格镜头(升格是电影摄影中的一种技术手段,当每秒的拍摄速度高于标准的24格,放映效果呈现为慢动作,即为升格;反之,若低于24格/秒,则为降格):油锅上的滋滋响声和炉火升腾、雨水落地而逐渐溅开、拖慢了节奏且改变了音调的音乐声……这些酷炫花哨的技巧,在一定程度上和郑开司“脑袋有病”且爱开脑洞的人物特点相互呼应,也为这个求生欲满满的邮轮故事增添了视觉花样和感官刺激。不过,“过于炫技”也成为了《动物世界》的争议点,花哨的镜头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贬损了主题,不少影评人认为导演太过任性了。

  面对质疑,韩延承认自己对升格镜头的确是迷恋的,这种技术让他得以在电影中造梦、控制现实中无法改变的时间。尽管他坦言无法抛弃此种叙事和影像风格,但他还是强调自己保持了“克制与理性”,一个重要的评判标准是观众试片的反馈:大伙什么时候拿手机、走神,什么时候身体前倾或往后缩身,观众其实很“敏感”,在这个过程中他得以“不停修正自己的动机和叙事”。

  其实,韩延在《动物世界》强化个人风格的方面,还有别的“任性”。比如,他选择了一款德国纯手工的老镜头,该设备产生的变形和景深,本就区别于现在常用的机器,他说镜头里的颗粒感和抽离感,就是他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和看法。

  第一集中,郑开司的父亲、安德森的地下集团、和刘青的爱情线,各种“坑”已经挖好。我们问韩延接下来要如何升级,“下一集将离开邮轮,郑开司的成长肯定还会继续,情感肯定会更进一步。”除了剧情,我们也不妨期待韩延将会如何构筑更广大的“动物世界”世界观,以及他在商业片工业化方面的尝试吧。

Power by DedeCms